广西九德环保咨询有限公司欢迎您!
18377106852

生态环境部7月例行新闻发布会实录(上)

人民网记者:在统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项工作中,生态环境科技是发挥了什么作用?

  邹首民:谢谢你的提问,现在还是正处于疫情防控关键时期,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部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积极主动服务“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在此期间广大生态环境科技工作者也积极为这次疫情防控提供了科技支撑。

  第一,充分利用水专项的研究成果为疫情严重的地区提供相应的设备,包括利用水专项研究出来的高传染性活毒废水应急处理装置,废水应急监测、饮用水安全保障等设备,向疫情相关10多个省市提供80多台套技术装备。

  第二,利用广大科技人员的聪明才智,编制《新冠病毒疫情环境风险防控与应急管理技术手册(第一版)》等一批与疫情防控有关的生态环境保护技术指南、管理技术手册,指导各地在疫情期间做好环境监管与风险防护。

  第三,国内很多科研单位,如我部南京所利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开发的成果,紧急改造为“医疗垃圾应急处理技术与装置”,支持火神山医院等的医疗废物处置,形成日处理10吨医疗废物的处理能力,为疫区医疗废物日产日清、无害化处理提供了“硬核”技术。

  第四,利用我部建设的国家生态环境科技成果转化综合服务平台,开辟“应对疫情期间复工复产环保需求”专栏,搭建环境治理需求方和技术持有方供需对接与咨询帮扶渠道,为企业顺利复工复产的环保难题提供技术支持。

  第五,发挥科学普及作用,编制一些疫情有关的环境保护科学知识问答,包括在污水处理和垃圾处理过程应该注意的事项,组织举办“云科普”系列活动,传播疫情防控相关科学知识,增强公众自我防护能力,消除恐慌情绪。同时,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第一时间向所有的环境科研人员发出要利用科学知识,积极投入抗疫的倡议。

  南方都市报记者:请问“一市一策”驻点跟踪研究与技术帮扶工作机制运行如何,对地方科学治污和精准治污发挥了什么作用?

  邹首民:“一市一策”驻点跟踪研究与技术帮扶最初是为了更好地实施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而创新的一种科研组织模式。在攻关项目实施过程中,我们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派驻了28个驻点跟踪研究工作组,这些工作组深入地方一线,送科技解难题,把脉问诊开药方,边研究、边产出、边应用,解决地方“有想法、没办法”的人才和技术瓶颈。

  这种模式由生态环境部、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驻点跟踪工作组、地方人民政府通过签订四方协议的方式推进实施。2018年,我们把这种模式推广应用到汾渭平原、雄安新区、新疆昌吉自治州等13个城市。同时,也向长江沿线派驻了58个工作组,支撑地方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

  驻点跟踪研究工作组构建了“问题识别—目标提出—减排分析—方案提出—评估优化”的技术帮扶工作体系。以支撑打赢蓝天保卫战为例,各工作组编制高分辨率动态源清单,开展精细化来源解析,帮助每个城市精准识别主要污染源,研究提出符合当地污染特征和产业能源结构实际情况的综合解决方案。同时,积极配合地方政府开展重污染天气应对,形成“事前预判-事中跟踪-事后评估”的工作模式,即在每次重污染过程中,工作组首先提出应对方案,政府采纳实施,工作组及时对相关措施进行跟踪评估,并优化改进应对方案,指导下一次重污染天气科学应对。

  各驻点跟踪研究工作组在帮助地方解决实际问题的同时,带动地方人才培养和成长,大幅提升地方科技基础能力,形成大气污染防治科技支撑的长效机制。这项帮扶工作既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广泛好评,也使科学家们有了真正的荣誉感和成就感,践行了习近平总书记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号召。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前污染治理技术需求旺盛,但市场上技术鱼龙混杂,地方和企业选择技术时往往无所适从,生态环境部如何指导地方和企业做好技术选择?

  邹首民:大家都知道随着环境治理深入,技术作用日益凸显,以前靠管理很容易实现的管理目标,现在要想解决深层次的问题,关键还是要依靠科技,现在技术种类繁多,给地方特别是企业在选择过程中的确造成了困难。生态环境部在指导地方和企业选用先进可行可靠的技术方面,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工作。

  一是发布年度《国家先进污染防治技术目录》。从2007年开始,我部每年结合当年的环境治理技术需求热点,发布《国家先进污染防治技术目录》,选择环境和经济效益都比较好的先进技术,特别是经济效益比较好的技术,供企业以及管理部门选择使用参考,目前已经发布了共1173项先进技术。同时随着国家机构改革,温室气体管理职能划转到生态环境部,目前已经发了三批《国家重点推广的低碳技术目录》。这些发布的技术,其中一部分被地方和企业采用,比如有的技术在污水处理厂的提标改造上得到了广泛应用。

  二是建设国家生态环境科技成果转化综合服务平台,推广展示先进适用技术。平台坚持公益性定位,以技术评估、筛选、孵化、咨询、展示、推广和服务为核心任务,汇集全国先进适用技术,为地方和企业筛选出易推广、成本低、效果好的先进适用技术。这个平台类似于一个技术大超市,目前已经汇集了4500多项技术。同时,组织线下供需双方面对面对接,确保平台推荐的技术好用、管用。

  三是举办系列成果推介活动。2019年,我部先后在长江上中下游(成都、长沙、南京)举办3场“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生态环境科技成果推介活动”,累计推介生态环境治理技术近600项。今后,还将继续组织开展类似的成果推介活动。

  四是发挥驻点专家团队作用。我部向全国派出了99个专家团队深入地方一线,利用他们掌握的科学技术和专业技能直接支持地方污染防治,给地方送技术,解难题。

  人民日报记者:关于生态环境资金的问题,不管是生态环境保护还是污染防治攻坚都离不开资金的投入,“十三五”以来生态环境资金投入到哪些方面,发挥了什么样的效果?将来在“十四五”资金投入有什么考虑?

  邹首民: “十三五”期间我部配合财政部管理的生态环境资金有四项,分别是水污染防治资金、大气污染防治资金、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和农村环境整治资金。“十三五”期间累计下达2248亿元。

  一是水污染防治资金783亿元,重点支持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修复、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等。资金对各地消减劣V类断面、建立重点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解决黑臭水体、改善环境质量都发挥了很大的支撑作用。

  二是大气污染防治资金974亿元,其中2020年是250亿元,比2016年增加了约119%。资金主要用于京津冀、长三角、汾渭平原等重点区域开展大气污染治理,包括冬季清洁取暖试点。资金对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是土壤污染防治专项资金285亿元。重点支持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受污染土壤管控修复、重金属污染防治等。

  四是农村环境整治资金206亿元。支持农村生活污水垃圾处理、规模化以下畜禽养殖污染治理等,对改善农村环境质量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十四五”期间,希望继续加强在大气、水、土壤、农村等领域的资金投入。  

 封面新闻记者:请介绍一下今年上半年全国突发环境事件有关情况,在应对突发环境事件方面生态环境部做了哪些工作?

  刘友宾:2020年上半年,全国共发生突发环境事件107起,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22.5%。其中,生产安全事故引发50起,交通运输事故引发42起,违法排污引发4起,自然灾害引发4起,其他原因引发7起。从事件原因上看,生产安全事故、交通运输事故仍是引发次生突发环境事件的主要原因,两者合计超85%。在各级生态环境部门共同努力下,妥善处置了包括鹿鸣矿业有限公司尾矿库泄漏事故在内的一批突发环境事件,环境安全得到有效保障。

  我部始终坚持并落实好“有事没事当有事准备,大事小事当大事对待”“五个第一时间”等有效做法,从严格环评把关、加强预案管理和预警体系建设等方面加强环境风险管控,妥善应对突发环境事件,坚决守住生态环境安全底线。一是加强环境应急值守,确保突发环境事件早发现、早调度、早处置。二是强化信息公开,发生重特大或者敏感突发环境事件时,督促当地政府落实“5·24”要求(5小时内发布权威信息,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三是科学处置各类突发环境事件。一旦发生突发环境事件,第一时间派人赶赴现场,指导和督促有关部门和地方妥善处置,最大限度减少突发环境事件造成的生态危害,最大程度保障人民群众的环境安全。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